自我控制与自我奖励

在跟XX打了一通电话后,心里特别躁郁,突然,我想吃一碗螺蛳米线。超级想,非常想。差点就收拾东西、带上钱包直奔小吃一条街吃一碗昨天晚上才吃过的螺丝米线。

身体坐立不安,内心焦虑暴躁,脑子里在想着各种即刻满足这突然冒出来的食欲的办法。坐公交,坐几站,在哪下,走多远,等多久,然后吃上;或者打车去,打车回,多花20块钱,不需要多长时间。在1、2分钟内,这些想法极为活跃地在我脑海里此消彼长。似乎我一刻也不能等,想法要即刻满足,否则就会呼吸不畅,胸闷气短,内心狂躁得不能忍受。

这种情况出现过很多次。我突然想吃东西,突然想看电影,突然想听首歌,突然想刷个网页。绝不多数情况下,为了马上消除焦虑,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地不知由什么驱使着的去做了,即使现在正在学习或者工作。而这种情况,差不多都出现在我在做正事的时候,特别是在做的过程中需要静下心来思考,沉下心去书写的时候。

这样当然是很不好的,习惯性逃避造成事情的中断,继而造成时间上的拖延,最后导致我总是用别的时间填补。难怪老是有一种没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感觉,因为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已经被割碎了去填补和满足我各种突发而想的欲望了。

我没时间锻炼和写作,因为都被我花在赖床和吃东西上了。我没时间聚会和恋爱 ,因为都被我花在盲目的闲逛上了。我没时间看我想看的书想看的电视想看的电影想看的纪录片,因为本应该看这些的时间我却用来加班,该上班的时候我却发呆和上网。

前晚和老师吃饭,老师之言对我的触动仍在。他的话让我想起高中时的自己。那时候,我的时间是按半小时来计算的。每天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11点有好多个半小时,我只需花早上15分钟,中午半小时、傍晚半小时吃饭,和晚上半小时洗漱洗衣,其他时间我可以全部用来学习。那时过得那样充实。

可是现在呢,虽然不需要那么极端,可是一上午转眼过去,然后中午2小时休息,然后下午一转眼过去,然后到8点,到10点,到12点。好像什么也没做,总觉得还不该睡,看看手机,1、2个小时又过去了。日复一日, 周复一周,月复一月,昏昏沉沉,迷迷茫茫,习惯了,自我麻痹了,积重难返了,唉声叹气了。

却隐隐约约不甘心。

直到我在群上一吐为快,God Sensitive一句“快转移注意力”,虽然不是五雷轰顶,但至少也是醍醐灌顶。

从来都是放任自流,没有想过自我控制。从来都想即刻满足,没有想过转移注意。错了很久,才幡然醒悟,自己又陷入了控制与不控制的极端中。极度控制之后就是极度的失控,现在就处于失控的境地。

要慢慢发现控制与失控两个极端间的平衡点,既适当控制自己,也适当满足自己。劳逸结合,先工作后娱乐,将娱乐作为对自己认真工作的奖励。

已经不想吃螺蛳粉了,谢谢God Sensitive!

做完PPT,看康熙大帝。但是不能刹不住车,看到10点40,洗漱关灯睡觉,手机放在离床至少2米远的地方。控制是为了延迟满足,更好的满足。

超级有收获的一晚。O(∩_∩)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