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真实的自己需要勇气

有同事从北京回来,带了几包特产,糖葫芦,麻花,驴打滚、山楂糕之类的,我一包包地拆了吃,吃了拆,不饿,不馋,就是想堵住些什么或填补些什么。

中午休息到2点,2点后大家就陆续起床收拾准备干活了,我今天还没开始干活,中午也没睡。

其实我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我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面对。

曾经有两次,我压抑得受不了了,就把心中想写的东西写出来,结果越写越清楚,越写越悲伤。第一次,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愤怒,那么抑郁,我怪妈妈,却又因为自己怪妈妈而感到自责,压抑得无以言状。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坐在床上,拉着床帘,一边写一边哭。起先是消无声息地泪流满面,渐渐地,就止不住地嚎啕大哭。晗哥儿听到哭声赶来,看到我写的东西,想要夺了我的笔,让我冷静一会儿。我不想再那么痛苦,于是让她拿走了笔,但是依旧不能止住痛哭。

那几张还是十几张承载我几年痛苦的A4纸很快就不见了,我当时觉得很可惜,想着那虽然只是几张纸,但是上面写的东西承载了很多。我终于彻底发泄了一次,抑郁似乎一下减轻了很多。现在不觉得可惜了,那几张纸和当时手上的那支笔在合适的时间挽救了我,那一刻过去,我不再需要了。

第二次,我想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经历那些,于是就把几年的经历流水账似的记录下来。与第一次的痛哭流涕不同,这次我越写到后面越觉得可笑。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自作孽,不可活。是我对自己糊涂人生的最好注解。

两次直面自己,一次哭,一次笑。从那以后,我清醒了很多,不再一味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可还总是习惯性地逃避。

我不信星座,但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星座性格解析中有一项对巨蟹座的描述还是和自己挺像的。巨蟹外面是坚硬的外壳,里面是柔软的蟹体。它需要依靠坚硬的外壳来保护自己,也习惯于躲藏在坚硬的外壳里面。久而久之,坚硬的外壳已经变成了人格的一部分,平时爱闹爱笑、咋咋呼呼都是表象,但不是假象。一些平凡的小事可以被蟹壳挡掉,当有什么事情穿透坚硬的外盒直达柔软的内心时,任我愁肠百转,焦虑心酸,多疑敏感,都只能习惯性地在内部翻腾蹈海。这一道自我保护的坚硬外壳,在需要与外界联系求外界帮助的时候,成了一扇推不开的门。

我只能寻求发泄的途径。例如,吃东西。吃东西最简单,最可控,最容易及时得到满足。但吃东西是极不理智的,相比之下写东西效果很好,会发泄,而且越写越清楚明白自己的内心,还可以劝自己。相对于吃,我比较少写,因为写比吃难。

现在自己进步了很多,已经非常少通过暴饮暴食来发泄了,相反,总是想写点什么,让自己更清楚自己当下的心境。但是因为懒的缘故,迟迟提不起笔。下定决心写了几句,又总是被其他的事情打断。

不想写了,今天就先写这么多吧。

2 thoughts on “面对真实的自己需要勇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